編者按:

 

2022年5月6日,中辦、國辦印發了《關于推進以縣城為重要載體的城鎮化建設的意見》,該政策文件的出臺引起各地方政府高度重視,也被認為是中國的城市化進程進入了新的發展階段。同樣,這一政策也在金融業內產生了強烈的反響,以“研究政策、聚焦政信、服務民生”為己任的中國政信研究院長期研究國家政策。近期中國政信研究院政策研究員、政達集團總裁董峰先生在財政部主管的《新理財》雜志發表了《宏觀經濟形勢下支持縣域經濟發展的新思路》一文,從我國宏觀政策制定的背景到該政策出臺的意義進行了深刻剖析,也為金融業支持縣城經濟發展提出了非常有價值的建議,與當下國家推出的一系列配套舉措不謀而合。

 

以下為稿件全文:

 

發展好縣城經濟,是實現共同富裕的關鍵,才能真正實現中國經濟的平衡發展。

 

當前國際局勢很復雜,能源危機、糧食危機,全球通脹等問題不斷出現,美國通脹率已達到8.3%,但通過查閱最近40~50年以來的數據看,當前國際經濟形勢還不是最糟糕的時候,20世紀90年代中期,美國的國債收益率曾經達到6%,目前達到3.28%,為2011年以來最高水平。

 

就當前來看,我國經濟形勢長期樂觀,雖然2022年上半年受到輸入性通脹影響,加上疫情不斷反復,前四個月的數據呈現經濟增長壓力,尤其是四月份的社融規模出現大幅走低。但是,這種情況會隨著年中國務院推出的各項政策落地執行有所好轉。而且從世界主要經濟體來看,我國一季度4.8%的GDP增速仍然處于國際高位。所以,不管從國際還是國內來看,世界各國經濟還有很大的調配空間,大可不必憂慮,這正是我們立足自身,找準問題,樹立發展信心的時候。

 

1.png

圖源攝圖網

 

穩定政策為中國經濟保駕護航

 

持續穩定的政策趨勢促進了中國經濟長時期的中高速增長。表面來看,我國每一年的經濟政策都有不同側重,但不變的“穩增長”是長期穩定政策。我國始終把穩增長、穩金融,調結構、擴內需、保就業作為制定政策的出發點,這與西方國家的不同執政團隊執行不同的經濟政策完全不同。

 

全球經濟處于下行區間,主要經濟體都做了相應的應對。研究發現,在這個過程中,西方國家的經濟政策具有“一黨一策”,短期刺激,左右搖擺,缺乏長期穩定的持續性特點。導致全球經濟下行的綜合因素很多,核心因素是“資產荒”。資產荒不是近幾年才出現的,可追溯到2008年經濟危機時,各國為了救市,推出了積極貨幣政策,尤其是發達國家,著重于經濟快速企穩,用到了更多刺激經濟的方式,主要原因是西方發達國家執政黨受制于大選的體制特點,造成針對中長期穩定發展的政策較少,而且形成一些延續至今的惡性循環。

 

從2008~2022年十幾年間,美國的GDP從14.71萬億美元到2021年的23萬億美元,增長了56%。中國經濟從2008年的31.92萬億元增加到2021年110萬億,出現了245%的大幅度持續穩定的增長。這高速穩定增長的十幾年背后,是中國在堅持做基礎設施建設投資,持續性實行穩固經濟發展基礎的政策是保持經濟整體形勢穩定增長的關鍵因素。

 

以2008年政策實施分析為例,當年曾經三度調整政策基調,但是目標都是一致的,就是穩增長、穩金融、調結構、擴內需、保就業,其中最重要的抓手就是發展基礎設施建設。當年年初制定的經濟發展目標是“雙防”,防經濟增速過熱,防通貨膨脹,因為2007年我國GDP增速達到11.9%,所以防經濟增速過熱。到年中改成了“一保一控”,保增長,控通脹,因為這一年出現了“5·12汶川大地震”,中斷了很多項目建設,下半年美國暴發了次貸危機,影響了出口和金融安全。到了四季度,2008年10月,我國經濟政策做了第三次調整,保增長和擴大內需。

 

發展縣域經濟實現平衡發展

 

我國經濟增速較快,主要得益于產業結構的調整,而產業結構的調整又得益于基礎建設投資的逐年增加和完善?;A設施建設一是保障經濟發展穩定的增長節奏,二是以基建帶動產業結構調整。

 

從2008年到2015年的發展過程中,形成了數十萬億的基建資產市場,但是財政資金難以實現全覆蓋,于是從2015年開始,我國頒布新版《中華人民共和國預算法》加強地方政府信用,地方政府的基礎設施建設領域向社會資本敞開,這吸引了大量的民間資本投入到地方政府基礎設施建設中來。一是對地方政府基礎設施的提升起到了促進作用;二是對地方經濟持續穩定的發展起到了支撐作用,加之在國家的宏觀調控、防范金融風險的大前提政策下,我國經濟得以穩定保持中高速發展。

 

過去十幾年的發展中,我國東西部經濟發展速度不一,存在區域發展不平衡情況,部分地區存在產業結構不合理、重復投資、低效投資等問題。目前東部沿海地區實現了普遍的富裕,各省省會城市和大城市成為地區經濟龍頭,但還有眾多的縣城沒有得到充分重視,我國有超過2856個縣級單位,縣城人口占城鎮常住人口的30%,縣城占國土面積的90%,發展好縣城經濟,才能真正實現中國經濟的平衡發展,才是實現共同富裕的關鍵。

 

2.png

圖源攝圖網

 

2022年4月,我們非常高興地看到國家出臺了《關于推進以縣城為重要載體的城鎮化建設的意見》和《中共中央、國務院關于加快建設全國統一大市場的意見》這兩個重磅政策。這是國家首次將縣域經濟的發展提到國家政策層面,對于投資者來說,縣域經濟發展是未來20年乃至30年的重要方向。

 

目前縣域經濟與城鎮化發展存在以下三點制約因素:

 

一是產業結構制約縣域經濟發展。第一產業占比高,二三產業占比低,農民主營收入結構以農業為主,原因是收入結構以農業為主,對勞動力沒有吸引力。

 

二是縣域經濟發展對標大城市,大工業、大項目、不惜舉債強行做大規劃區。雖短期效果明顯,但中長期則易現疲軟,不能片面認為城鎮化就是將農村變成城市,反而放棄了地區自身的優勢。

 

三是縣域基礎設施及功能較弱,同樣制約經濟的正常發展,也制約了第二產業的推進。

 

3.png

圖源攝圖網

 

新時期的縣域經濟發展需要拓展新思路,一是不論是挖掘自身優勢,還是發展外向型經濟,縣域城鎮化的土地有效流轉是重要的生產要素。既要少占耕地,也要對農民進行有效補償。二是縣域承接國家主體規劃的交通路網和當地的供水、供電等配套基礎設施建設也要形成合力。三是結合自身優勢,調整二三產業占比。在全國統一大市場的政策下,“引進來,走出去”實現產業承接,避免盲目城鎮化。

 

全國一盤棋

 

構建全國統一大市場政策的核心是生產要素的統一調配,實現全國一盤棋。打破壁壘,打破地方保護,價格透明,勞動力人口的自由流動以及配套的戶籍制度統一和社保、就醫、就學等需要打通,結合實際建立制定具有統一性的政策機制。

 

全國一體化的整體規劃的關鍵之一,就是產業結構的一體化。典型例子就是“東數西算”工程,這個工程最高明的地方在于將西部地區的八個曾經的傳統資源型城市成功轉型為低碳清潔能源城市,支撐全國的數字產業發展,催生了周邊地區的基建和民生建設,吸引了大量的人口就業,比如貴州省貴安新區那些非常漂亮的數字小鎮就是顯著成果,直接拉動當地經濟大幅增長。

 

我們有理由相信,未來20~30年間,全國百萬億元規模的統一大市場,是以合理的產業結構為支撐的,而基建就是支撐產業結構的“底座”?;?產業+人口+金融構成了基本的城市發展生態,這也是政信金融由原來支持單一結構的發展,到全國統一大市場背景下,支持地方經濟發展的新思路。

 

(作者系中國政信研究院政策研究員、政達集團總裁董峰)